是愛?還是愛情勒索?

瀏覽人次:11,8862017/01/09

最近被熱門討論的日劇「月薪嬌妻」,網路上評論得沸沸揚揚,有從心理學觀點評析的,有從經濟學觀點評析的,也有從社會學觀點討論的。
 

不好意思地承認,其實我沒有從頭到尾看過這部日劇,但因為幾乎每天都會從臉書上看到這齣日劇的討論,加上女主角也長得太可愛的討人喜歡,所以我就先把劇情的頭尾先找來看,剛好在大結局看到非常有趣的一個橋段。

如果還沒看過這齣日劇的可以先參考維基百科上對劇情的概要介紹。
 

研究所臨床心理系畢業的女主角森山美栗求職接連碰壁,無計可施之下,經由父親的介紹,到父親的前任部下津崎平匡家擔任派遣幫傭。津崎平匡是個認真的IT公司上班族,平時絕不流露出自己的真感情,但在她坦率真誠的態度之下,心中拒人之外的那道高牆逐漸崩塌,對她逐漸產生好感。而美栗也對平匡提出「契約結婚」,兩人的同居生活就此開始…

(以上來自維基百科)
 

這裡所謂的契約結婚,是在日本的一種「事實婚」制度,在台灣並沒有這樣的婚姻制度。簡單的說是一種不入籍的婚姻模式,但夫妻間仍有同居、互相扶助、生活費分擔等等義務,一旦解除事實婚,也跟普通離婚一樣,有請求分配財產和贍養費的權利,但不用冠夫姓,分手也不會有離婚的紀錄。
 

以下有雷………..



在本劇終結篇中,出現了男主角平匡跟女主角的一段求婚對話。

平匡:「美栗,我們去辦入籍手續,結婚吧!我們結婚的話,僱傭契約就不需要了。這樣一來,支付給你的工資就省了下來(可以存下來)。」
美栗:「你為什麼想和我結婚呢?」
平匡:「我被裁員了!」
美栗:「因為被裁員所以才想跟我結婚,因為結婚的話,不用給我工資做事就合理了?」
平匡:「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美栗:「這是『愛情剝奪』!」
(我看到的版本上面是這麼翻譯,不過我突然聯想到前一陣子某名醫因為跟母親間的孝親費糾紛,而讓「親情勒索」這個名詞聲名大噪。)


接下來的劇情則是美栗從一個只領最低薪資的工作而身心煩躁領會到,主婦的工作會讓人沒有喜悅的感受,是因為只領到一個最低的工資~丈夫的愛情,而愛情卻是一個極不穩定的要素,甚至會隨著丈夫的情緒變化歸零,而且勞動時間無上限,處理不好根本就是黑心企業的員工。後來平匡則提出丈夫與妻子不應該是雇主與僱員,主婦是支撐家庭的重要職業,所以夫妻應該是共同經營責任人(就是一種合夥的概念)。


我對於美栗所說的愛情剝奪這個名詞總覺得頗有意思,甚至覺得是不是也可以類推名醫所說的名詞,說這是愛情勒索。


美栗說,因為結婚了所以不用給工資就合理,這樣是愛情剝奪,我想可能很多大男人不能接受,夫妻之間的付出怎麼能談錢談工資?但是我們事務所在處理離婚案件的時候,常常遇到很多女性在離婚時根本沒有任何存款跟經濟能力,代表在婚姻中丈夫除了家用,並沒有給予太太可以自由處分的金錢。雖然民法增訂第一千零十八條之一規定:「夫妻於家庭生活費用外,得協議一定數額之金錢,供夫或妻自由處分。」但並沒有強制力。


有的丈夫說:「我養家、供他吃穿,這樣還不夠嗎?」如果先生一開始就不贊成太太在家帶小孩就沒有話講,但假設是先生或婆家希望太太辭掉工作專心帶小孩,卻沒有提供太太一定經濟上的保障,還用愛情、親情來綁住她,認為給付家庭主婦工資太市儈,那麼情願把錢留在自己身上,而不願意讓對外沒有經濟收入的主婦有自己可以自由處分的金錢,又算是哪一種人情義理?

會不會是,掌握經濟大權的一方,有意無意間讓主婦在經濟上沒有自主能力,是為了保留自己在婚姻的權力互動上,能夠強勢主導另一方的一種安全處置措施呢?

此外我們對於主婦操持家務的評價,往往也忽略了這些工時常常比你想像的還要長,像我自己不擅家務,有時候假日一早一起床煮個早餐、洗個碗、整理環境、洗個衣服,一個假日的晨間時光就沒了,回頭想想,這些時間,如果我平常拿來處理公事,大概已經處理掉相當的多的公務,甚至拿來撰稿的稿費也足以請個家事派遣人員,還做得比我有效率多了,如果家務的代理可以換來更有價值的外來收入,我們又為什麼僅願意用愛情勒索來取代經濟上的保障呢?

就像平匡說的,主婦是支撐家庭的重要職業,所以夫妻應該是共同經營責任人,不論是夫或妻,主內或主外,都應該關心家庭的外在收入來源,也應該分擔家庭的生活事務,既然是共同經營責任,一切家庭事務只有分工,無關優劣。

*本文為【律師娘講悄悄話】粉絲團授權刊登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律師娘講悄悄話

律師娘講悄悄話

從全職媽媽意外成為作家,從作家意外成為廣播主持人,從主持人意外成為娘子軍的女頭目,我的人生是一連串意外,推著我走的,是不認輸的主婦氣概。
在三采文化Suncolor、寶瓶文化擔任作者,在可道律師事務所擔任法律研究員,在 News98 官方粉絲團擔任廣播主持人。

FB社群:《律師娘講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