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爸爸了」的這一天,原來和電視演得不一樣

瀏覽人次:71,9892016/09/29

老婆先推進去麻醉,我在外面等。「黃『瑞』妤的老公?」護士出來叫人;一時我也沒空糾正她「是端午節的端」,連忙進入產房區。護士小姐說明完換裝程序,我換上一身綠和口罩,忐忑地在走道上等。
 
「黃『瑞』妤的老公?」是端午節的端.....心裡一邊唸著一邊跟著護士進去,看見醫生護士們已經搭起綠帳篷了!!「來到這塊布後面可以看、可以拍照,但不要超過這塊布。」羅醫師以慣常的飛快口吻交代完所有事項,我連忙到布的後面的老婆臉側坐下。

「會不舒服嗎?」我問。
「不會」,老婆怯生生地說。 
「沒事沒事不要緊張,妳看起來很好......」
「好了,先生可以起來看,」羅醫生果斷打斷我的話。
什麼?進來才兩分鐘啊!我連忙站起,發現羅醫生正拉出一根白白的小腳,好像裹了太白粉。還沒聯想到「那是我兒子」,就聽到「擱呃」一聲,是小孩發出來的,超可愛,好像拉到一半頭有點卡到。羅醫生熟練地轉了一下嬰兒,繼續拉了一下......
 
「哇~~哇~~」
 
我看到一個頭髮超多超捲、濃眉大眼國字臉、嘴唇紫紅的嬰兒被拉出來。「兒子!」我回過神來了,但因為實在太不像我就又恍神了:「小孩子剛生出來都像皺巴巴的小猴子」「剛生出來跟過一陣子的樣子會差很多」......想著前輩爸爸們的教誨,兒子已經被抱到旁邊一面哭喊哇哇哇一面被擦乾淨。
 
「X點XX分!」醫師報時完畢,繼續伸手捧出一個小頭。「女兒!」這次心中的反應快了點,但還是被醫生的神速嚇到......兩個差不到一分鐘。「哇!!!!!!!哇!!!!!!」妹妹的哭聲又亮又長,我趕緊又伸手用手機拍了兩張,一面跟老婆說:「聽起來都好健康!(到底是在說什麼)」老婆流著眼淚,微微點點頭。
 
兩個寶寶都被抱到旁邊的台子上擦擦。妹妹哭得太連續,哥哥有點不知道怎麼介入,勉強找到一個空檔「哇、哇、」哭個兩聲,聽起來像一串小鼓輪鼓裡輕輕踩了兩下大鼓。邊聽邊覺得又好笑又感動,回頭看看老婆,也是一邊皺眉一邊想笑。
 
「會不舒服嗎?」「還好。」但看起來真的很虛弱;我無暇多看小朋友,只是握著老婆的手說:「已經生完了,沒事了齁。」
 
「現在生出來了,我來跟你們說個故事,」羅醫師一邊縫合,突然一邊轉職成說書人。「昨天呢,我們醫院有個同事,夢到啊,今天早上說有一對雙胞胎,會來投胎,說是父母前世的小孩,這輩子是來報恩的。」我跟老婆聽到瞠目結舌,羅醫師繼續說:「還好啊,是來報恩的,來討債就麻煩啦。」語畢,醫師護士一面繼續各司其職一面哄堂大笑。我在氣氛的感染下也傻傻跟著笑了。
 
「好了,我們現在讓她睡個覺,你先出去。」我一邊拉著老婆的手,一邊被護士拖出去,看著老婆眼睛慢慢闔上。
 
產房門打開,醫師護士把老婆推出來。「大概半小時恢復,然後上樓回病床。」醫師說。
 
        §              §              §

一個半小時過去,卻不見老婆的影子。 
岳父岳母、爸媽、朋友們,大家都用狐疑的眼光看著我。我按了加護的對講機,沒人;過兩分鐘又按一次:「喂?請問黃端妤......」「喔醫師還在讓她穩定,你等一下。」
 
半晌羅醫師走出來:「她推進加護之後,血壓突然飆高。我們設法讓她穩定中。」
 
我突然非常緊張,完全無法感受初為人父的喜悅,只是一心掛念著天不怕地不怕、一進醫院就無事不怕的老婆,想著她在裏面會不會很無助。想著想著,一個人偷偷轉過頭哭。
 
醫師進進出出,狀況聽起來是微微好轉。此時朋友突然小喊了一聲:「那個是端妤的寶寶吧?」
 
大家好像解除定身咒一樣一同站起,圍過去一看:「黃端妤之子」「黃端妤之女」,是耶。原來是護士好像不知道老婆還沒回房,把寶寶推上去又帶回來。
 
寶寶跟剛出生的時候真的差很多,可愛了一百倍。兒子依然國字臉濃眉大眼大耳垂,似乎還有鬢角!老爸這麼娘砲你卻那麼 man,老爸要如何自處啊~~女兒是小小臉,皺了幾次眉頭,突然眼睛一睜:笑了!
 
融化著
融化著
在醫院二樓的走廊融化又融化了
    - 深白友藏心中的俳句

 
        §              §              §

護士來請我填單子,「啊啊藍色小腳印好可愛......什麼?!」旁邊寫著,兒子竟然有 30** 克那麼重?女兒小很多但也有 245*!老婆整個產期才胖7公斤,兩個寶寶不加胎盤羊水就 5.5KG 了,根本完全是胖小孩不胖媽媽啊.!等寶寶們會講話,我第一句要教他們的就是「跟媽媽說:謝、謝、大、大、無、私、的、分、享」!
 
寶寶推走、單子寫完,對老婆的擔心又從 80% 回復到 100%。等著等著醫師出來了:「穩定了。」等著等著,護士把還沒醒的老婆推出來了,大家緊張地跟著上樓回病房。 
 
醫師給了 24 小時的血壓控制點滴,禁食禁水。岳母跟我照著醫師給的指示照顧老婆。然後 6:30 了,家人們到樓下看寶寶。過了一陣子,岳母眉開眼笑地衝上來:「小白你下去看看孩子。」
 
我抓著 Sony RX-100M4 衝下去:天啊......又比下午看到更可愛一百倍......難怪大家都叫新生兒是天使,實在不是詞窮而是就是這麼回事啊~~妹妹嘟起嘴來跟媽媽一個樣!兒子雖然還是很 man 但看起來好成熟穩重啊~~拍照錄影拍照再拍照,然後趕快拿上樓給老婆看。老婆虛弱地睜著眼,一邊看,一邊微微笑著。
 
「妳好厲害啊。好厲害。」岳母一面輕撫老婆的頭髮,一面憐惜地讚嘆著。
 
        §              §              §
 
整晚難眠。老婆懷孕期間,什麼都看著卻什麼都幫不上忙的內疚,在生產的這一天突破屋頂。 
 
第二天兩位護士來巡床。「要好好照顧寶寶喔!」其中一位突然這樣叮嚀著。正摸不著腦袋,她繼續說:「夢到妳們寶寶的就是我老公。」原來啊。「他夢到說,妳們的小孩是來報恩的。都很有禮貌,都很好帶,但小的比較愛講話。」我跟老婆打從心裡笑出來了。不知為何就一直覺得會是穩重的哥哥帶著一個小怪妹。
 
然而,坦白說昨天我有想過,羅醫師會不會跟每對父母都說這個故事來哄人?但想想也不會吧,否則以這麼有名的醫師,網路上應該早就會出現文章「RE: 相信大家都聽過羅醫師的小故事吧」之類的。今天護士小姐這樣一說,可信度又增加了。對不起懷疑您啊醫師 T_T

        §              §              § 
 
老婆開始練習下床。剖腹的傷口非常痛;雖然醫師說:「要練習,一次會比一次更不痛」,但我還是偷偷跟老婆說,不要太勉強,慢慢來也可以。但老婆似乎就是急著要練習,一邊痛到快哭,一邊試著在我們的攙扶中下床。
 
「我想看傍晚那個時段,能不能下樓看看寶寶。」
 
突然覺得好心酸。「其實可以請他們把寶寶帶上來啊,」我說。老婆搖搖頭說:「我現在傷口還沒好;我不想他們被抱進來、我卻不能抱。」於是岳父岳母跟我又小心扶著老婆,練習走路了幾次。到了傍晚正準備下去,護士進來聽見我們說話,連忙說:「不要開玩笑了!這樣太累,我去準備輪椅來。」
 
中山醫院的護士都好棒。超棒。每一個。感謝妳們。
 
「哇,妹妹在大笑耶~~」我一邊推著老婆靠近窗前,一邊瞇著眼看。「等一下......不對她在大哭。」啊啊怎麼哭那麼兇!話還沒說完又不哭了。看著看著我們發現,新生兒的絕招就是「大哭到一半然後突然忘記為什麼哭地五官慢慢緩和放鬆睡去」。
 
老婆一邊看看女兒,看看兒子,時而皺眉笑著(傷口會痛),時而微笑沈思(的樣子說不定只是看到呆掉)。岳父岳母老爸老媽也在旁邊說說笑笑。看著老婆突然累得閉上眼睛,「不舒服嗎?」「很累。」「好那我們先回去吧。」
 
繼續練習下床如廁、爸媽們陸續離開剩下我們兩人、繼續練習下床、熱湯來喝。安靜的新手父母第二天晚上。

延伸閱讀:
寶寶不是找麻煩,寶寶是身陷麻煩
餵母奶需要勇氣,不餵也要
用幽默感打敗哭鬧中的寶貝~


* 本篇文章由【深白色二人組】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小小深白色2人組出道日記

小小深白色2人組出道日記

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媽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生了一對雙胞胎寶寶,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