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考試成為逃避的工具

作者:羅怡君

瀏覽人次:1,6162016/08/04

【直播點就看】 11/8晚上8點  羅怡君 X 小彬老師:考前說盡力就好,考後看到成績想昏倒?!

為什麼我們總是無法擺脫「考試」的控制?沒了聯考來了基測、沒了基測生出會考、不想大考還有各項甄選面試…,十幾年來我們極力想要卸下加諸在孩子身上的枷鎖,卻沒想到仍舊如此牢不可破。
 
是政策使然嗎?恐怕未必。就算政策轉彎,民間總是可以自己生出一堆名堂。
是萬惡的考試制度嗎?恐怕我們也將考試統一妖魔化,這世上沒聽說哪個國家完全沒有任何國家考試或學校測驗。
是家長的心態沒變嗎?的確如此,但家長也是社會結構下的一份子,對成功的定義大多來自社會期待,別說孩子了,說不定自己也還是那隻追求溫飽的倉鼠。
 
結果都是「社會」的錯,我們仍舊被這隻看不見的黑手擺佈,卻找不出黑手的主人是誰。
 
一部從國中拍到大學的紀錄片「學習的理由」,讓正值青春的慘淡歲月忠實呈現眼前,片中主角們已經是當年比較幸運就讀宜蘭人文國中的第一屆學生,當時14歲就讀國二的導演,貼身訪談準備考基測的同學,甚至最後自己跳進基測漩渦時也不由自主地被這巨大的遊戲規則影響而差點失去自我。
 
片中最常觸及的一個問題是:「你的夢想是什麼?」
這一題並不容易回答,每位受訪者都有些遲疑停頓,就連片中充滿哲思侃侃而談的其中一位男孩也沒說出什麼。
 
展現在眼前的,正是那隻巨大黑手的主人。
 
尋找自我價值與夢想並不是件「具體」的事,而是一個抽象的概念,甚至我們很難定義它是否可以「追求」。每個人都必須在自己有限的生命中不斷嘗試、確認、思考、感受,才有可能拉住某個線頭繼續摸索,努力順著走下去也不能天真地預期會有甚麼結果(或世俗定義的成功)。
 
更別提人生還有太多黑色幽默:你的天賦不是你的興趣、誤認擅長的事就是自己喜歡的事、甚至還有資質優秀旦發展平均的人一輩子都困惑著自己有甚麼天賦…,有時我們還得充滿過人的勇氣打住腳步重頭來過。
 
這樣想起來,考試是不是簡單多了呢?一個具體且有範圍的目標是否比較有安全感?分數可以辨認努力的方向是否正確、可以知曉自己與他人的差異,除了很煩很悶很無聊,補習班私人家教爭先恐後地想獻上必勝絕招,問題一點也不棘手。
 
「逃避自由」,我們都或多或少中了佛洛姆的預言。片中男孩有個頗富哲理的比喻:「考試就像寒天,你會很有飽足感,但真的沒吃到什麼營養。」
 
躲在考試後面真的比較容易不是嗎?這個飽足感讓人比較安心,考試帶來的成就感也很真實,可靠不變才捨不得放;不知不覺間考試變成我們拿來轉移自己注意力的工具,才不必傷透腦筋面對人生的大哉問。
 
對家長而言更是如此,提供考試所需的資源相對簡單,那些自我實現、自我價值的抽象概念難以使力,更別提或許還牽涉價值觀的衝突與溝通的障礙,即使光是「陪伴」孩子走過長長未知的摸索之路,就需要極大的耐心與能量。人都一樣,我們難逃人性脆弱的考驗,誰也不喜歡不能掌握的事。
 
只有覺察自己(包括孩子和大人)的脆弱和逃避,才有可能對症下藥,扭轉受苦受難卻人滿為患的畸形教育現場。這也提醒了我另外一點,就算成功放掉考試,我們要提供的環境和方向,可能不是協助孩子尋找天賦,而是讓孩子發展承擔未知、克服心理障礙的勇氣。
 
走進電影院時看見紀錄片海報上寫著:「放棄夢想,難道就代表長大?」走出電影院時,我深深覺得不論是大人小孩,不具備勇氣,就算是天才都沒有資格談論夢想。

延伸閱讀:

更多文章請見fb專頁「羅怡君:孩子教我們的事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羅怡君

羅怡君

認為家庭主婦是最困難的工作
所以只願意承認這個身份
曾是公關人、媒體人和行銷人
期待將溝通的真義在孩子身上實踐
一向關注環境與社會議題,並鼓勵父母與孩子討論時事,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

歡迎親職演講、工作坊邀約。來信請至kayiclo@hotmail.com

經歷:
各大電台、媒體採訪,文章散見於報章雜誌與網路專欄
新北市真人圖書館館藏
出版書籍:『刺蝟媽媽與穿山甲女兒的思辨對話』(新手父母)
『被禁止的事--所有不可以,都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寶瓶文化)
FB粉絲專頁『羅怡君:孩子教我們的事』
部落格『愛的生存遊戲』成立於2015六月,針對孩童安全進行情境式對話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