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鬥惡龍之關關卡關關關過:扭轉惡行黃金教戰守則(上)

瀏覽人次:2,3522016/06/12

二月中跟大家分享了『北鼻麥闖禍記:道歉的藝術』一文,意外地受到大家熱烈迴響。我這才知道原來世界上這麼多二寶都是戰神,看來二寶為了在江湖上混下去,練功果然是必要的。
 
這篇文章算是戰神北鼻麥闖禍記的後續報導。
 
事發後的一個多禮拜,我每天都收到學校的incident report(意外報告)。有時一天還兩三張,要不是北鼻麥又打了誰,就是他扯了誰的衣服或用指甲刮了誰的臉。這incident report在短短一兩週內累積了一小疊,讓我深感無奈好氣又好笑。
 
不過大概在兩三個星期內,很快地我就再也沒收到過任何incident report了!
 
在家裡,雖然偶爾跟哥哥鬧到真的很激動時他還是會忍不住出手打人,可是跟之前相比,他動手動腳的頻率已經降到相當低的程度。
 
很多大人氣到激動還不是會忍不住出手打人,所以兩歲多的北鼻麥能在短短時間內有這麼大的進展,我已經相當滿意。
 
就這樣,北鼻麥打人這件事再也不是我家的棘手問題了。
 
到底是什麼神奇的力量造成北鼻麥回頭是岸呢?
 
 
當時事發後,我開始認真做了些功課求解。可是對於這個年紀的小孩,除了盡量正面引導,並且在他正要打人的那一瞬間馬上阻止說『我不要你打人』之外,根本是束手無策。
 
(幾位我比較同意概念的教養專家都不約而同建議使用『我』與『你』這兩個字以建立親子間直接的connection。與其說『手不是用來打人的喔』、『馬麻不喜歡你打人』,應該直接鄭重地雙眼直視孩子說『我不要你打人』最有效果。)
 
後來我在做功課的時候不小心逛到一篇人物專訪。我個人認為這篇專訪文章其實寫得有點雜亂無序,可是被訪問者Dr. Alan Kazdin大有來頭,不但是在耶魯大學任教的兒童心理學的John M Musser傑出教授,還是世界聞名的耶魯大學教養中心與兒童行為診所的主持者,他針對兒童心理與行為所做的臨床實驗與學術研究論文超過五百篇,著作過的學術書籍洋洋灑灑好幾十本。
 
這種有著真科學背景的資訊來源完全是我的菜!這篇訪文中剛好提到一個能夠有效改變小孩生氣暴走時粗暴行為的遊戲方法。反正我也求救無門了,就很隨便地跟北鼻麥辛勤玩了五六天這個『遊戲』。
 
結果同一時間,學校每天不停送來的incident report就這麼消失了耶。
 
可是在前集中我曾提到,北鼻麥的蒙特梭利幼兒園校長說兩歲小孩打人的行為其實是正常的發展階段。尤其事發時北鼻麥剛滿兩歲半,很明顯地是在兩歲叛逆期的巔峰階段,只能夠加以引導與耐心等候他長大。
 
後來事情的神奇發展實在太神奇,讓我覺得很有可能只是單純地因為北鼻麥已經渡過他的兩歲暴走巔峰期了,很可能跟媽媽的苦心無關。
 
 
不管消滅戰神的成果是不是能完全歸功於這個神奇『遊戲』,相信大家都很想知道這個『遊戲』是什麼魔術。
 
且讓我在這邊先賣個關子。
 
到這邊要離題來說一下本篇第二男主角小札克的故事。這個故事我掙扎了很久不知道該不該與大家分享,文章幾度寫了又刪刪了又寫。
 
其實家醜沒什麼不好外揚的,畢竟穿著有大便的衣服去上瑜伽或是用手捧大便這種事我都很不要臉地聲張過了,布魯奇已經不可能走性感女星的路線了。
 
只是如果寫的是小孩的醜事,小札克以後長大得知可能會覺得很丟臉或甚至怨恨我,下筆前的猶豫三思是必要的。
 
我想了很久,最後覺得這樁黃金傳奇應該會對許多媽媽讀者們有極大幫助,所以決定偷偷地在北鼻麥的專欄裡講小札克的故事。
 
(小札克以後會讀中文的機率應該很小吧...噓...)
 
 
我相信不管小孩多聽話媽媽多有耐心,每個媽媽都有個讓理智線斷掉的死穴,每個孩子都有他獨門的點穴功。
 
這個死穴可能是孩子愛打人、孩子愛說謊、孩子不吃飯、孩子不睡覺、孩子態度差。
 
帶屎運的我的超級大死穴,大概非小札克的大便莫屬了。
 
小札克從小就是通常每天至少要大便兩次、有時還多到四五次的通腸男。
 
當初兩歲一個月大的小札克一下子就把尿布戒掉了,可是每過幾個月他就會來個脫軌狀況。
 
這個狀況可能是由於周遭環境變化造成的壓力、可能是龍體微恙小感冒、可能是弟弟出生的威脅感讓他喊著也想包尿布。總而言之似乎只要他潛意識感覺不適,就會來個排泄器官大退化。
 
在脫軌退化期間,就算我們定時提醒他去上廁所,他還是常常會有拉褲子的意外。於是每隔一兩個月,我們就會突然連著三五天日日遇到少爺褲內打包黃金。
 
戒尿布後的一年多之後,三歲多的小札克終於情況越來越穩定,我們得以過了超過半年的好日子。可是他在近四歲時卻慢慢培養了『忙著玩就死憋大便』的壞習慣。
 
這個年紀的孩子對時間沒有概念,大概就是覺得一離開眼前手中好玩得不得了的事情,去上個廁所之後整個世界就會變調了。所以他總是憋到都在跳小步舞了,我們都在一旁喊勸他去上廁所、跟他保證玩具會在原地等了,他卻仍然說什麼都不肯,硬說他不用上廁所。
 
不知者無罪,三歲前無辜的學步兒的拉褲子意外總是比較好諒解。
 
四歲的小札克已經不是個北鼻,聰明講理的程度根本就是小大人。於是這種自導自演明知要上廁所卻憋到別人叫都還死不肯去的戲碼久了就讓人生厭發火。
 
更糟的是逼上廁所這種事很容易變成權力爭奪戰。本來爸媽越想逼孩子做的事,他們自然就越會說不要,怎麼講理也沒用。畢竟自己的屁股是權力爭奪的最後防線,爸媽權力再大也沒辦法逼他大便尿尿,所以小札克大概抱著這個最後防線一定要守好的精神,就算在廁所地上打滾馬桶上挺腰也不肯屈服放屎放尿。
 
勸誘逼他上廁所常常搞到讓親子都抓狂的對峙局面,有時他才哭著跟我們說不要上,緊接著十秒後就直接拉褲子裡,好幾度讓我要很用力才能把幾乎斷裂的理智線硬接回來。
 
 
孩子的每樁小事對媽媽而言都是大事,任何微小教養任務失敗的挫折感也格外重創。
 
這種重創感混合著對孩子的擔憂煩躁與對自己能力的質疑不安,還有自己沒能幫上孩子的罪惡感、深感無能的羞恥感與無助感、孩子沒對上自己期許的失望感以及自己權威被挑戰的憤怒。應該只有當媽媽的才能體會如此複雜難以抽絲剝繭的負面情緒。
 
一直以來,我用以兒童心理學、兒童身心發展醫學與腦科學為基礎的教養書籍文章來當我的教養指南。為求人母心靈平靜與為娘的自信,對其他『就是要這樣做才對』的派別言論我都不太理會。
 
這個世界對教養的意見太多太雜,每個聲音都要聽一下的話,當媽媽真的會當到失心瘋。我總覺得唯有以樣本夠大數據控制得宜的有效實驗學術研究為背景的教養理論才讓我覺得放心信任。於是從情緒管理、幼教選擇、甚至到我家的三母語環境,因為背後有學術研究支撐著,我知道一定會成功,所以總能充滿信心地執行下去。
 
這種以人腦為本的科學教養手段都相當有效,於是當媽這將近五年來,我算是有著蠻清楚的概念與目標。當人母的感覺通常很踏實,很少有困惑的感覺。
 
依循著溫柔而堅定的正向教養原則,同理孩子的同時也一定要溝通堅持原則不寵溺,該堅持的就是要堅持下去。我家兩位少男至今沒有被寵壞或不講理的痕跡,很好管理也很懂得表達自己情緒,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超過五分鐘的崩潰暴走了。
 
我深信蒙特梭利博士不賞不罰以維持孩子自發性學習動機的做法,也看到他們把每個孩子都當作值得尊重的不同個體去加以引導的神奇效果,所以我家沒有懲罰這種事,也從來沒有什麼獎賞。
 
我家科學教養法的實驗看起來是成功的,讓我對整個教養執行方向更加有信心。
 
可是對於『矯正行為』這種事,我從來都沒找到什麼可以依循的信仰。
 
我懂得『正面引導』的黃金守則,可是真正要實行起來感覺常常很含糊。溫柔教養如同調養身體的天然草藥般百利無一害,可卻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見效,必須耐心等候。對於燙手山芋般的棘手問題、想要立刻幫助孩子矯正的行為,到底該如何是好?

 
在這整個廁所爭奪戰的議題上,我長時間深感困惑不安。從來沒找到讓我覺得可以踏實堅守的大方向,也沒找到什麼兒童大便心理學家寫的針對四歲小札克這種情況的學術文章。
 
就算能夠冷靜堅定地跟他解釋,我也不確定到底有沒有用。直到下一次他又拉褲子的時候,我又開始質疑自己是不是有什麼點沒看透、是不是應該換不同的手段、是不是太鬆散讓他覺得拉了也沒關係、是不是太嚴厲讓他覺得必須抗拒、是不是因為我無意間做了什麼事而導致這種狀況。
 
總而言之,由於不停質疑自己,常常覺得自己的做法並沒有幫上小札克的忙,有負孩子的領導者一職,因此挫折感很重。
 
又因為根本就沒有一個公認為真理的處理原則,我跟保羅通常反應都差很多,自己的做法可能每次也都依情境情緒而不同,然後又容易抱怨對方在事發時對小孩太兇或太鬆。
 
所以小札克再次發生拉褲子情況的時候,愧疚挫折困惑憤怒等所有負面情緒一起湧上,讓我一次比一次更難控制自己的情緒。
 
去年中我們忙著打包、搬家,適應著山中露營車的新流浪生活。對我跟保羅壓力已經很大,孩子們會把這些惶恐困惑的壓力投射成一些負面行為也是可以了解的。
 
果然在搬家前一兩個星期,小札克開始了史上最糟的拉屎脫軌期。一連三個星期,小札克幾乎每天都尿褲子、拉褲子,而且還演變出另外一個讓人抓狂的新招:佯裝無事般繼續行動死不承認,撐到有人發現再說。反正坐在大便裡跟坐在泥巴裡一樣,沒什麼好怕的。
 
 
之前小札克的退化行為通常在一個禮拜內就會回復正常,這回大概是因為搬家事件影響過於重大,搞了將近一個月,整個退化行為彷彿看不到終點。
 
每次幫他清理完,我跟他講理,他答應下次不會再犯。再犯時就讓我更加挫折困惑又生氣。對小札克生氣後自己又感到愧疚,覺得我們搬家環境大變化也不是他的錯,然後又覺得這種慘局根本也可能是爸媽自己造成的權力爭奪戰。於是立誓下次要溫柔堅定不生氣地處理,處理完後他隔天再犯,我們又再次理智線斷。
 
這根本就是地獄來的惡性循環,這段期間我家愁雲慘霧情緒波動極大。
 
最後求救無門的我跑去跟小札克班導師會談。
 
老師說她知道小札克是相當敏感的孩子,很會吸收周遭的情緒波動。可是她也看得出來小札克已經適應我們漂流的情況了,常常還開心地邀請班上同學來山上露營車玩,所以我不需要再在生氣愧疚的心情間反覆來回。她要我在事發時移除情緒,讓小札克負責他選擇造成的自然後果,自己換褲子自己慢慢清理擦拭坐到整個屁股大腿都是的大便。
 
我只要坐在旁邊堅定地給予指令,不要給予多餘的注意,不要隨他起舞、多做解釋或聊起其他的事情。
 
結果才剛跟老師會談完,準備放學回家的小札克又是滿褲子的黃金。才剛被高人指點過的我有自信又溫柔堅定地依照老師的冷處理指示,不給予任何正面或負面的關注,只給予簡單而堅定的一步步指令。
 
他一開始抵抗哭鬧要我幫他清理了一會兒,沒多久就知道我是認真的。接下來雖然不情願他卻也開始一步步地自己清理善後,花了超過四十分鐘的時間方才清理完畢。
 
神奇的是,這真的就是那段屎上最長退化期的終點了!
 
之後我們家又過了好幾個月竟然幾乎都沒有拉褲子的意外。
 
時光快轉到今年二月,我們已經搬入新家,拖了好幾個月的裝潢工程讓我跟保羅壓力都好大,常常焦頭爛額腦中如萬馬奔騰不同方向,好多好多要處理的事情,家中又處處亂糟糟,走到哪裡都心好煩。

 
三月中,小札克屎上最驚悚黃金期來了!
 
小札克再次開始幾乎每天打包大批黃金,有時坐在黃金泥中不知道多久才被發現。
 
我一開始時還能溫柔而堅定地要他自己換褲子自己清理,保羅就沒有這麼好脾氣,通常遇到一犯再犯的小札克他就馬上氣勢洶洶。
 
滿是大便的內褲我們沒人想碰,只好一丟再丟,前前後後不知道丟了幾打。如果只有沾到些許黃金泥漿痕跡,內褲還可以輕易拯救的話,小札克就要負責自己在浴缸裡洗內褲。
 
要小孩洗沾到大便的內褲聽起來很驚悚,可是四歲半的小札克已經到了必須學習對自己行為負責的年紀,既然是他自己做出拉褲子的選擇,就必須承擔後果,沒有道理要別人幫他善後。
 
洗內褲時,我仍然坐在旁邊一個指令一個動作,並且手持蓮蓬頭幫他沖內褲,可是他必須自己倒肥皂液自己搓洗。剛開始他當然抗拒許久,不過很快他就懂了這是拉褲子必須承擔的後果,所以倒也相當配合。
 
他這回拉褲子的情況反反覆覆,拉兩天好一天地,正當我們以為他算穩定了,中間又遇到我們春假去沙漠露營,他又開始每天拉褲子,有時還一日多次。
 
在露營車上窄小浴廁處理小孩褲內黃金,情況相當困窘。保羅理智線斷了好幾次,爹吼兒哭的對峙局面不斷反覆出現,娘也快瘋了。一直到露營尾聲,我跟保羅徹底覺悟這樣負面惡性循環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我們決定溫柔忽視他拉褲子的行為,等他自己回頭是岸。
 
 
沒想到露營回來之後他好了幾天。可是在一週內,他又開始每天拉褲子。
 
當時某個週六早上我自己一打二帶兩個小孩去參加班上同學的生日派對,他竟然在派對中玩到忘情拉褲子連拉了兩大回。
 
才剛講過的事他一犯再犯,我在根本就不熟的同學家的小廁所中滿頭大汗地幫他緊急善後,外頭還有多名小孩在等廁所,完全不可能堅定地等他自己慢慢清理。
 
派對後回家的路上,我已經相當接近理智線斷破口大罵的程度,這應該是我當媽將近五年來第一次罵小孩,我整個態度差到不行,根本就是後母來著。
 
當天回家後他又拉褲子拉了兩三回。
 
之後多天每天小札克都打包黃金。每天一犯再犯,每次處理的時候我們態度難免就更差,訓話也訓得更久,我可以堅定卻再也溫柔不起來,我家這段時間充滿著負面能量。
 
中間我被逼到絕境實在受不了這種與小孩間的負面氣氛了,我想要反轉整個負面情況,用正面鼓勵的力量引導。於是我做了一個積分表:如果小札克一整天都沒有拉褲子意外的話,當晚我就會在積分表當日貼上一張他最愛的手摺狗狗。
 
雖然得到狗狗時小札克很開心,這招的有效期限也只有兩天而已,很快地他又重操舊業繼續包黃金。
 
就這樣從三月底搞到四月中,小札克的黃金傳奇在我們結婚九週年紀念日當晚達到了最巔峰的一刻:
 
 
當天下午我去學校接小札克,他又是內褲裡打包著黃金。我在學校廁所裡再次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地要他自己換褲子清理乾淨,耗了超過半小時。回家準備洗澡,面對著沒好氣沒耐性又不溫柔的媽媽,小札克死也再不肯碰他的髒內褲了,就這樣哭鬧對峙了起來。我想要冷處理,不停走開卻又多次忍不住再回到廁所要求他快點清理善後。這情況很快地熱烈演變成權力爭奪戰,我們對峙了超過一小時。這是我們母子間四年半來前所未有的火爆情況。
 
一個多小時後他終於決定聽話,在我的幫忙下洗完內褲,我們很快地擁抱和解了。
 
之後在餐桌上他卻又忍不住流淚地說他很傷心。這時候我多日的教養負面壓力、不知道怎麼幫小札克的無助感,加上剛剛必須一人面對慘烈對峙窘境的委屈,終於導致我也放聲大哭。
 
於是我跟小札克就這樣在餐桌旁母子相擁抱頭痛哭,北鼻麥在一旁大口吃飯,根本就是黑色幽默。
 
我故事寫得這麼詳細,本人生性囉唆是主因,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待會兒我會回來交叉檢驗,釐清為何某些手段莫名其妙地成功,某些手段卻怎麼樣都沒有用。
 
這種媽媽的負面情緒我相信不是只有我有幸經歷,我相信許多媽媽讀者們都懂。
 
幸好,我很快地發掘了一個能夠成功扭轉孩子行為、把我家氣氛一下子從黑白變彩色的辦法。
 
 
結婚紀念日當晚我哭了一晚。隔天立刻綁頭巾決定娘兒當自強,我開始做功課。
 
我突然想到一個多月前讀到的Dr. Alan Kazdin的專訪,我再次google把文章翻出來讀了一遍。
 
因為Dr. Kazdin的專長在於有效改變孩子問題行為,而且他完全反對任何程度的處罰,加上強大的學術科學背景,完全對上我口味,我馬上翻出一些他在YouTube上的簡短訪談。
 
我發現他在耶魯大學主持的教養中心與兒童行為診所,所有的診療師其實都只使用一套百試百靈的Dr. Kazdin研發出來的診療方法,叫做『Kazdin Method』。
 
我又想到這麼厲害寫了幾百篇論文幾十本學術書刊又創造了『Kazdin Method』改變問題行為的心理學教授,該不會也寫了給普通人看的教養書吧!?
 
沒錯!
 
我馬上上Amazon翻出他寫的教養書:The Kazdin Method for Parenting the Defiant Child。(請點連結進Amazon)
 
 
因為紙本書有附DVD,我馬上下手購買。並且立刻下載了Kindle的免費試讀頭兩章。
 
我三兩下就讀完試讀的頭兩章,一棒驚醒夢中人,我如同醍醐灌頂般邊讀邊點頭如搗蒜,邊讀邊下跪。因為實在等不及Amazon送貨的速度,我又立刻買了Kindle版下載到iPad上速速拜讀全文。
 
Dr. Kazdin在書中說的很清楚,大部份父母教養過程中的挫折,都可以用『科學』來解決。
 
身為有超過四十年經驗的兒童心理學家,領導參與了繁多的行為心理學的臨床實驗研究,Dr. Kazdin肯定地說,科學已經驗證支持了許多教養手法,包括如何跟小孩溝通、讓小孩做他們不想做的事情的最有效率的方法。可惜市面上九成的暢銷教養書都沒有太多科學根據,忙得昏頭轉向的父母們通常也沒空發漏心理學、兒童發展、腦神經學等最新的學術研究發展。所以如何把這些研究結果傳播到頭疼的父母群間,反而是比改變小孩行為還更大的挑戰。
 
 
Dr. Kazdin也聲明所謂的Kazdin Method,並不是他自己的想法或他新發明的概念,所以並無法歸功於他自己。
 
Kazdin Method,其實是把所有學術界多次驗證研究、證實會成功的教養技巧手段,用最有效率最積極的方式集結成一個短期的program。他們耶魯教養中心的診療師再針對每個方案不同的情況做小配套修改,藉著訓練父母、改變父母的態度與溝通方法,以達到極高的扭轉孩子負面行為的成功率。
 
Kazdin Method對於一般來求助的普通父母有幾近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他們也常收到像有家暴背景、犯罪歷史、一抓狂暴走就是幾小時、整天打人打不停、甚至患有輕微精神疾病等的嚴重問題兒童病人,對於這種較嚴重的案例,在不用藥的前提下,Kazdin Method竟然也有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
 
這本教養書,沒有Dr. Kazdin的個人信念或想法,也不是他創造的什麼流派,比較像是一個研究蒐證齊全的報告或教科書。
 
書中以他們診所不同年齡層的『病患』實例(其實所謂的病患也不過就是無法矯正孩子問題行為而來求助的父母),詳細解說Kazdin Method program執行上的原則與細節,以及在什麼情況下應該對program做如何的修正,讓效益最大化。
 

 
如同萬靈丹的Kazdin Method,幾乎對孩子所有行為上的教養問題都有效。從日常生活的吃飯上廁所睡覺、普通的抓狂暴走,到嚴重一些像打架偷竊等問題行為,全都涵蓋在內。
 
Dr Kazdin在書中清楚講到,對於調整矯正孩子行為這檔事,絕大部份的父母覺得理所當然的直覺本能反應與假設都與成功的方向背道而馳,所以在教養過程中才容易產生這麼大的挫折感。
 
一個讓我震撼很大的、他不停強調的重點是:『了解孩子行為的動機原因』固然重要,對『改變行為』的幫助卻作用不大。
 
像我之前一直不停質疑困惑想了解導致小札克拉褲子的環境壓力或心理因素,或者一直對他解釋為什麼不應該拉褲子解釋了五百遍,都對幫助他改善行為的效用不大。
 
相反地,Kazdin Method純粹著重在『改變行為』這件任務上。
 
因為行為與大腦間是雙向道,大腦驅動行為改變,行為卻也可以改變大腦。扭轉孩子負面行為成功後反而會rewire重組孩子的大腦線路,就像學音樂會改變孩子大腦一樣,所有的行為都會改變孩子大腦,進而產生長遠的正面影響。
 
所以Dr. Kazdin耶魯診所的診療師與一般想求根求源抽絲剝繭以治本去治標的心理治療師不同,他們著重在訓練父母溝通執行的方法以成功扭轉孩子目前呈現的負面行為,進而改善整個家庭的壓力挫折感與互動質量。
 
就像當時小札克每天一直拉褲子、怎麼講都講不聽,除了小札克一點都不好過之外,我跟保羅不斷經歷種種如挫折失望憤怒罪惡感等負面情緒,心情較難以正向,當然講話也比較容易沒好氣不耐煩。
 
孩子簡單的一個負面行為對我們家造成了相當大的情緒壓力。當我們成功把他的負面行為(拉褲子)扭轉過來時,整個家突然變得快樂輕鬆好多,對於每個人的心理健康都大有幫助。
 
雖然孩子們有情感也有自己的想法,畢竟父母們看到的還是他們的『行為』,影響家庭生活最大的也是行為本身。
 
當孩子的負面行為被扭轉時,常常父母會覺得他們『變了一個人』。父母可能會說『從前她被寵壞、很自私,現在卻是這麼體貼』,分析一下就知道他們指的其實是『從前她常常做出XYZ種種顯示出她被寵壞自私的行為,現在她則常做ABC等體貼的行為。』
 
在分享Kazdin Method的執行細節前,先讓我提一下Dr Kazdin在書中詳細解說的幾個矯正孩子行為的教養迷思:
 
迷思一:懲罰可以改善負面行為
 
懲罰是不好的,相信正向教養的父母們應該都懂。可是每次我文章刊出來總不免有類似『就打下去啊囉唆這麼多』的留言,我總忍不住OS『呃有這麼簡單我早就打下去了』,所以我不得不在這邊多花一點口水。
 
Dr. Kazdin書中所謂的『懲罰』,除了一般體罰外,還包括罵人訓話吼叫、隔離閉關思過、移除孩子做某些娛樂的權利,甚至翻白眼、諷刺、沒好氣的批評,任何負面的訊息似乎都算在內。
 
由於懲罰著重在阻止負面行為,卻沒有提供替換的正面行為並且進一步加以鞏固,研究證實懲罰阻止負面行為的效果只是暫時的,通常幾天甚至幾個小時後負面行為又會返回。
 
同一時間適應度極高的孩子默默地適應了懲罰,所以父母常常如同滾雪球般必須一再提高懲罰強度以再次暫時阻止負面行為。所以爸媽吼叫聲量一次比一次高,罵人訓話一次比一次嚴厲,隔離時間一次比一次長,打人力量一次比一次大,『懲罰有效』的假象導致不幸的惡性循環。
 
另外看起來立即見效的懲罰,其實會帶來許多長遠的後遺症。除了父母教養的行為態度越來越負面外,懲罰的同時也是最差的身教:憤怒教出孩子的憤怒,打人教孩子使用暴力解決問題。畢竟父母『身教』的教育效果最為強大,比『懲罰』的教育效果強勁得多。
 
懲罰還會造成孩子暴力侵略傾向,並且讓孩子產生想遠離父母的動機,進而導致更多負面行為,導致父母更進一步的懲罰,然後再衍生出更多負面行為。
 
所以懲罰基本上是個鬼打牆的陷阱,CP值低到爆的教養手段。
 
最重要的是,懲罰也是一種attention,而任何種類的關注都會導致孩子去重複行為。
 
尤其是冗長的訓話加上懲罰,傳達出的訊息是『你XXX的時候,我會給予你很多的關注。下次你想要爸媽注意你的話,就去XXX。爸媽可能會訓話、吼叫、打你,可是爸媽不會不理你』。
 
Dr Kazdin書中提到唯一一種有效的懲罰,是頻率極低、時間極短、在負面行為初期就使用,並且伴隨著program裡面極高程度頻繁出現的正面肯定,像一個短暫嚴厲具警告性的『瞪』眼神或簡單字句、一分鐘的冷淡隔離等。可是因為大部份的父母都無法完美執行這種有效懲罰,如果不會用的話,不如完全不要使用。
 
迷思二:不斷提醒可以改善行為
 
研究清楚顯示:重複提醒五十遍其實比講一遍兩遍的效果更差。
 
嘮叨如同懲罰一般,越嘮叨孩子越不聽,父母只好更嘮叨。這CP值也是低到爆,還會讓受教者產生想遠離嘮叨者的動機。
 
在這邊Dr. Kazdin提到相當相當重要的一個教養溝通概念:ABC。
 
A是『Antecedent』(前置),B是『Behavior』(行為),C是『Consequence』(後果)。
 
我們『要求』孩子去做某事時,就是所謂的Antecedent(前置)。Antecedent也就是孩子的Behavior(行為)之前發生的事,Antecedent擺出Behavior的舞台。Consequence(後果)則是孩子Behavior之後發生的事。
 
書中舉的ABC例子是我們『要求孩子收拾房間』(Antecedent)→『孩子去收拾房間』(Behavior)→『我們讚美孩子』(Consequence)。
 
懲罰也是一種C(後果),可是是『負面後果』(negative consequence)。研究證明『正面後果』(positive consequence)的效應比『負面後果』(negative consequence)強大許多。
 
由於每一回A沒有導致我們想要的B與C,A的效果就被降低了。所以重複的嘮叨只會讓正面行為出現的機率越來越弱。另外因為父母不停重複一樣的話,自己的態度也會越來越差,最後導致沒好氣或兇狠的『都跟你講幾百次了怎麼還是講不聽!』這種失敗機率極高的A。
 
Dr. Kazdin簡單說明,嘮叨就像是只會給後遺症卻完全無藥效的藥方。
 
迷思三:解釋講道理會讓孩子停止負面行為
 
對孩子解釋道理是教養中相當重要的一樁任務,能夠有效建立孩子IQ與邏輯思考能力。但是對於阻止負面行為這個任務,『解釋講理』效果卻是極低。
 
就像抽菸的人都知道抽菸不好,懂道理卻也不會讓他們戒菸。大家都知道戴保險套可以預防性病,卻也不會讓所有人戴套子。大部份人表現負面行為時,都知道此行為是不當的。所以『懂道理』跟『改變行為』中間是沒有等號的。大腦發展完全的大人都做不到的事,不用期望孩子做得到。
 
研究證明『言教』是改變孩子行為極弱的一個方法,因為『講理』是沒有Consequence(後果)的Antecedent(前置),一個沒有C的A是無法有效改變B的。(在繞口令嗎)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小札克每次拉褲子後我不管怎樣解釋講理,他明明懂了,卻還是沒有改變行為的動作。只是徒勞讓我每次越講越生氣,『明明兩小時前才講過怎麼又這樣』,如同滾雪球般地態度越來越負面。
 
迷思四:太多讚美會寵壞小孩
 
我幾年前曾在『如何用讚美毀掉孩子的一生』一文中寫過,浮濫抽象的『好棒』、『好聰明』、『Good Job』等讚美只會產生負面效果,Dr. Kazdin在書中也同樣提到這點。他再三強調『正確的讚美』卻是影響孩子行為導向、鞏固孩子正面行為之最值得信賴、最最最強大的教養手段
 
不只是言語上的讚美,親吻擁抱、或者是完全不分心地專注在孩子身上,都會鞏固孩子的行為。所以當我們專注在孩子負面行為上時,反而鞏固了孩子的負面行為。
 
效益極高的正確讚美,語句裡必須包含你想要鞏固的正面行為:『你剛剛自己把整頓飯吃完,真的好棒喔!』、『我剛看到你很生氣可是沒有打人,我好感動!』
 
另一種無效的讚美,Dr. Kazdin稱之為『Caboosing』。Caboose是貨運火車最後面拖著的讓工作人員休息用的小車廂,所以這裏的意思是在正面的讚美語句尾端拖上個負面的評語,舉例像『你自動自發去收拾房間真的好棒。為什麼不能每天都這樣呢?』這正面火車句尾拖著的負面小車廂,一下子把讚美鞏固正面行為的效果降低了。
 
人腦本來就對負面刺激反應較大,在壓力下更是如此。我工作上常常看到客戶可能在股市裡賺了十萬,可是某天跌個一萬,就覺得天要塌了。
 
孩子們可能做對了十件事,可是第十一件事做錯了,我們難免就不停關注在這第十一件事上。就算平常對孩子的正面行為會給予讚美,通常對孩子負面行為的反應強度也會大於對正面行為的反應強度。這是人性,卻是在教養上和自己做對的犯賤個性。
 
Dr. Kazdin說他們診所第一件要求父母注意的事,就是要『挑對』不要『挑錯』,『catch your child being good』,挑出許多可以給予讚美以進一步鞏固的好行為。
 
迷思五:做過幾次就代表應該能每次都做到
 
我們常常假設孩子能做好一件事,就應該能每次都做到。『我知道你會自己收房間,你上次就自己收得好好的』、『我知道你能自己吃飯,你以前都自己吃』,這種想法很容易讓父母導出『孩子故意在做對、找麻煩、不聽話』的結論。
 
研究證明這是不正確的假設前提。我們曾運動幾次,不代表能每天都去運動。能夠吃短期健康飲食,不代表能長期堅持下去。這並不代表我們在跟自己作對找麻煩、故意放棄正確行為。因為能夠做一件事,跟能夠常常頻繁地做到一件事,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能力。
 
我們應該把孩子行為的一致性想成建立一連串無需別人幫忙、能夠輕易自己完成的動作,像一串舞步一般。這連串動作沒有辦法藉著懲罰怒罵建立起來,唯一最有效率的方法是讚美獎賞正確的動作,然後多練習。
 
所以與其在手足打架時訓話懲罰,不如在手足和平相處時點出正在發生的具體好行為,並且給予讚賞。這就是所謂的positive reinforcement(正向強化),是研究多次證明能夠成功扭轉孩子負面行為、建立正面行為效果最強大最重要的手段。
 
Dr. Kazdin強調,讓孩子正面行為變成習慣的最好的方法,就是短期使用極密集的正向強化功
 
在短短幾個星期內,密集地不停創造孩子表現正面行為而受到讚賞的機會。這也就是Kazdin Method裡面最重要的大重點。

 
迷思六:大寶當初不用特別訓練,二寶應該也不用
 
這點相信大家都懂,每個孩子都是不同的,也都有自己發展的步調。如果大寶當初很快就學會自己吃飯、很快就戒掉尿布,不代表二寶就應該也是這個樣。
 
與其把孩子的行為想成在不同年紀應該可以達到的種種標準值,不如想成孩子把一串行為步驟舞曲演練到專家程度的過程。
 
每個孩子在邁向成為不同行為的專家的演練過程中都需要父母不同量的努力與協助,雖然使用的是同質的原則或技巧,卻可能需要不同的應用方式。
 
迷思七:他只是在跟我作對故意找麻煩
 
孩子經常『不聽話』時,爸媽難免會覺得孩子在故意找麻煩。可是研究顯示,預測他人反應舉動創造出行為策略以達到目的這種耍心機的事情根本是多數孩子大腦仍無法執行的能力。
 
父母所謂的不聽話、找麻煩,多半是孩子有著表現某些負面行為的傾向,然後這種傾向通常都被父母在不知不覺間鞏固強化到,而轉成一種行為模式。
 
舉例來說,遇到尖叫哭吼的孩子,爸媽反應可能是生氣吼罵,可能是在一旁溫柔陪伴講理。不管是以上哪種父母,都在給予無分心的關注,最後甚至還可能讓步。於是這個無意間造成的consequence有效地訓練強化了孩子以尖叫哭吼來取得父母關注或讓步的行為模式。
 
孩子們的行為多以取得自己最愛的爸媽的關注為出發點,可是大多時候都不是故意的。孩子並非有意識地想著『我找麻煩做錯事就會得到媽媽的關注』,而是下意識的『我做這件事就會得到媽媽關注,我喜歡媽媽的關注』的機制。
 
大部份時候,孩子純粹是對B(行為)與C(後果)之間不停發生的連動關係產生直覺反應。Dr. Kazdin曾經主導不同實驗研究,讓父母改變他們的C,結果孩子改變B的速度快到驚人。若是父母能忽視尖叫哭吼,不給予任何的注意,然後在孩子好聲好氣時給予高度注意與讚美,才是真正CP值超高的耍心機。
 
 
天啊,迷思終於講完了,我好累。

繼續閱讀下集:
 
*本篇文章由【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來布魯奇大媽的臉書按個讚吧!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

布魯奇今年三十歲多一滴滴,是一名在台北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十一年前來到美國南加州念MBA,不小心與墨裔美國人同學保羅相識,四年後搖身變為嫁進美國墨西哥家庭的外籍新娘,家中育有兩位台墨混血電眼小帥哥:快三歲的小札克與快滿一歲的北鼻麥,還有略顯癡呆的愛爾蘭軟毛梗犬米卡。
布魯奇目前在美國某大商業銀行當投資顧問,也是一名CFP®。因為身上銅臭味與奶味太重,所以閑暇時總愛自以為是有書卷氣的作家。

請來參觀布魯奇的部落格:http://bluechwonderland.pixnet.net/blog
還有昔外籍新娘今美國大媽布魯奇的臉書團:https://www.facebook.com/bluechwonder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