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刑」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22,0472016/03/04

有人找曾小貓寫一部傳記文學,30萬字,年底截稿。我明白表示那是不可能的。考慮到我已有的幾個長期合約,我的家庭狀況,還有我已經很緊湊的日程,30萬字說什麼也要明年五月才可能完成。
 
對方提出若能在年底完成,稿費加碼十萬元。
 
十萬!我說,我要考慮考慮。
 
那天晚上小小豬異常撒嬌,非要跟媽媽睡。我去他的房裡陪睡,他聽了兩個床邊故事,很快便安詳地睡著。而我,躺在那裡,兩眼瞪著投影燈在天花板上映照出來的星空。
 
再次深深感覺到生兒育女對於女人事業的衝擊。不是我吹牛,如果這是三年前,還沒有小小豬的時候,十個月寫30萬字,對當年人稱快手貓姐的我來說,又有何難!
 
但是現在,拖著個小小孩,如果要勉強在年底前趕出30萬字,不是我爆肝,就是小小豬一年沒娘疼。
 
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對女人和男人而言真是不一樣的。幾年前,西班牙一個大型研究指出,爸爸們在工作上升遷加薪的機率,是媽媽們的四倍。去年又有一個美國研究指出,有了孩子以後,爸爸們升遷加薪的機率會提高6%,媽媽們升遷加薪的機率則會降低4%。美國社會學家用一個專有名詞來指稱這種現象,叫做「媽媽刑」(motherhood panelty)。
 
這些研究報告都指出,孩子的出現不利媽媽們事業發展的主要原因,不是因為媽媽們有了小孩以後工作效率變差了,而是世界各地的職場文化普遍存在著歧視媽媽的現象。
 
根據我的個人經驗,我相信這是真的。我曾經因為需要在工作當中集乳而遭到騷擾。但是,媽媽們其實可以採取很多手段來對抗歧視。我們可以投身職場女男平權運動,我們可以敦促立法者通過保障職場母親的法案,我們甚至可以把歧視我們的公司告上法庭。我自己就曾諸法律途徑反擊我的前雇主,結果也的確親身體驗到媽媽們的職場權利,在某一程度上,確實受到勞工法的合理保障。
 
但是我們無法反抗自然律。自然律就是媽媽們需要花更多時間在孩子身上。在生兒育女的過程當中,媽媽們的責任比爸爸更重大。必須懷胎九月的是媽媽、必須分娩十幾二十個小時的也是媽媽、必須哺乳一年甚至兩三年的還是媽媽。當然家事的分攤是可以安排的,但不可否認前述那些自動落在媽媽肩上的責任,的確也是女人在有了孩子之後,事業無法進展得像男人那樣快速的原因之一。
 
就這件事情來說,如果我賺不到那十萬元,大部分是因為我必須花時間照顧孩子,而非因為我受到歧視。(當然,如果半途殺出一個不用為孩子煩惱的男作家來搶走我的工作,那就另當別論了。) 
 
整個晚上,我瞪著投影假星空,考慮著這些問題。我要答應在年底前趕出30萬字嗎?我的確想加速我的事業進展,何況小小豬出生以後,我就一直在家當個自由撰稿人,事業的進程當然不能跟過去全職在電視台的時候比。新聞工作是我的職志,是我自小的夢想,不只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種自我實現。但是我想爆肝嗎?更重要的,我想要讓小小豬在「假性單親家庭」生活一年嗎?放在天平兩端秤一秤,十萬元好像一下子變少了。
 
天亮了。小小豬睜眼,看到他媽還躺在旁邊,便咯咯地笑了,伸手來捏我的臉。我想,我考慮好了。

延伸閱讀: 媽媽都是寂寞的戰士,偶爾停工又何妨!
在成為母親之前,我們必先是一個人


*本文出自 【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您可能有興趣

下一篇部落格好文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新聞工作者,曾任編譯、記者、電視節目主持人,現為自由撰稿人。著有散文集《微足以道》、童書《小紅的主播夢》等。歷經家庭暴力和職場騷擾,長期投入婦幼人權運動,並透過寫下自己的生命經驗與生活感想,分享走出傷痛、爭取幸福的心路歷程,希望將自己不美好的經驗變成別人的祝福。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