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年的廚房:孝順的兒子,委屈的媳婦

瀏覽人次:16,6682017/01/27

自從結婚以後,每年的農曆年節,幾乎都是她的惡夢。


【委屈的媳婦,為誰辛苦為誰忙?】

大年初二的午後,她一個人獨自在廚房裡,一邊洗著滿坑滿谷的鍋碗瓢盆、一邊暗自掉著淚。淚水無聲無息地滴落,輕泣聲則被嘩啦啦的水聲淹沒。
 
「我這麼辛苦,究竟是為誰操勞為誰忙?」她輕聲嘆息。腦海裡不斷回想除夕那天夜裡,老公對她說的話:「妳怎麼這麼愛計較?多洗幾個碗是會怎麼樣?大過年的,為什麼非得在這種日子爭這個?」
 
想到這裡,滿肚子的委屈,讓淚水再度像手邊打開的水龍頭般,止不住。
 
剛嫁進這個家的那一年,老公的哥哥仍未婚,她是這個家唯一的媳婦。第一年的除夕夜,她陪著婆婆忙進忙出,稍微轉移了新嫁娘第一個年夜飯的焦慮,以及無法在娘家與爸媽過年的酸楚。
 
第二年的農曆年,婆婆身體欠安,所以她一肩挑起廚房大小事。年節前,她曾一度跟老公提過:「媽媽今年身體不太好,我怕我一個人忙不過來,我們要不要去餐廳外帶年菜回來圍爐就好?」,卻被老公一口回絕:「不可能!老人家吃不慣外頭的年菜。」
 
從那一年開始,每個除夕,她都忙到深夜。一個人的廚房,傳來客廳一家子大小的談笑聲,她只好把水聲開得更大,以為聽不到笑聲心裡會好過些。即使後來家裡多了一個媳婦,依舊如此。
 
她摸著鼻子,認了!誰叫這個「孝順」的男人,是她自己挑的。只是,她也慢慢發現事情有些蹊蹺。
 
 
【孝順的兒子,防衛的內心】
 
她依稀感覺:堅守家園、守護父母的孝順老公,似乎一點都不快樂。他羨慕從小成就比他高的哥哥得以遠離家鄉打拼、有自己的事業,逢年過節偶爾回來看看老父母,老人家就歡欣鼓舞、開心到不行,也捨不得讓大媳婦與寶貝孫子進廚房或幫忙做家事。大年初二,更是全家人一早拍拍屁股走人,回大嫂的娘家;獨留下二媳婦招待那些返回娘家的小姑們。
 
他再回頭看看自己:盡心盡孝,照顧兩老,卻被視為理所當然,絲毫不被珍惜。連自己的妻子、女兒,也跟著遭殃、一起辛苦。但孝順的他,不想讓老人家不開心,總悶在心裡、不曾跟任何人提過,包含太太。但他沒料到:敏銳的老婆,其實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頗為老公抱不平。
 
今年除夕當天,他們自己的女兒發燒,太太分身乏術,心煩意亂下向先生抱怨了一句「為什麼大嫂可以完全不用幫忙廚房的事?」,得到的卻是老公苛責「妳怎麼這麼愛計較?」的回應,令她更覺得委屈與難過。
 
然而,對他而言,自小「各方面成就不如哥哥」的自卑情節,使他更努力討好父母,透過無微不至的照顧,希望博取父母的愛與肯定。因此,即使心裡明明覺得父母偏心,卻怎麼也不敢把抱怨說出口。
 
甚至,當老婆一語中的、說出他內心底層最真實的聲音時,不只連忙否認,還升起防衛數落老婆一頓,彷彿深怕自己的怒氣被發現。

 
【「愛與肯定」的匱乏,需要被看見】
 
「你知不知道把你在原生家庭中的處境看得最清楚的,是誰?」夫妻倆一起來找我時,我問先生。
 
「嗯?」他一頭霧水。在一旁的太太,臉上閃過一抹淡淡的憂傷。
 
我示意他轉頭看一下坐旁邊的太太,他瞧了一眼後,「喔!」的一聲,頭隨即低了下去。
 
對於一個仍想在伴侶面前保留最後一點自尊的丈夫而言,會有這樣的反應,我一點都不意外。「你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但其實你太太一直都知道,也為你抱不平。可是看你自己一直都沒『發作』,她也願意為你吞忍下這口氣。」我停頓了一下,各看了他們一眼,「老實說,就這方面來說,你們夫妻倆『忍耐的功力』倒是滿相像的,真不愧是夫妻。」
 
夫妻倆對望了一下,相視而笑。
 
「這原先該是你自己與父母間的關係課題,但因為結了婚,又跟父母住一起,所以太太被迫一起面對。」我一邊說,太太一邊頻頻點頭。「既然要一起面對,那你們就是戰友與合作夥伴,需要對彼此坦誠說出真實的感受,而不用猜來猜去。來我這邊會談時,可以是一個練習的起點。」
 
結束整個諮商療程後,大約又過了一年多,我接到太太打來的電話,但接起電話,傳來的是先生的聲音:「老師,我們已經搬出父母的房子,在車程不遠的地方買了屬於我們一家三口的小公寓。」
 
電話的那頭,語調少了幾分沉重,多了幾分輕盈。因為,這對努力的夫妻,花了比預期還要短的時間,就達成諮商之初給自己設定的目標,連我都忍不住為他們感到振奮。
 
 
【心理師暖心分析】
 
原生家庭的成長經驗,對個人影響甚為深遠。甚至直到成家、立業,有了自己的家庭,依然看得到在自組家庭的運作方式或互動上,有著原生家庭的影子。就像,在諮商室裡時常觀察到:婚姻中的許多課題,是雙方原生家庭議題的延伸。最顯著的例子是令許多男性害怕的「婆媳問題」。
 
很多人說:「婆媳問題」,本質上是「親子問題」。這句話的意思是:大部分的婆媳問題,是因為丈夫與原生家庭父母間的界限原本就過度模糊與糾結不清,以至於婚後母親仍習慣插手干預兒子自組家庭的事務,包含婚姻、經濟、育兒教養……等,忽略了這是兒子的家,而且這個家的女主人是那個叫做媳婦的女性,而非自己。
 
更關鍵的是:丈夫無力抵擋原生家庭對自組家庭的侵擾,一如往常。而當太太意識到這一點,為了小家庭的未來與關係品質,開始想要出手搭救丈夫,劃清兩個家庭間的界限。
 
這時候,身為婆婆就常為媳婦扣上一個「都是妳害的!妳還沒嫁進來以前,我兒子都不會這樣!」的大帽子。於是,婆媳之間就充滿濃濃煙硝味,衝突一觸即發。而丈夫維持一貫「逃避衝突」的作風,以避免同時得罪「母親」與「太太」。所以面上看似兩個女人之間的戰爭,但骨子裡其實是丈夫在原生家庭裡親子關係議題的延伸。
 
然而,身為丈夫,又何嘗樂意見到兩個生命中的重要女性關係如此緊繃?但囿於個人的議題,不知該如何因應與面對。
 
就像上述的案例中,丈夫自小感受到父母的差別待遇,明顯較疼愛向來表現比他好的哥哥。但孝順如他,即使心有不平,始終敢怒不敢言。所以當他看到太太為其發聲,說出他自己長久以來的心聲,當下的反應卻是急忙否認,甚至斥責太太,以掩飾內心的罪惡、擔心與害怕。而類似的困境,也可能出現在女性與原生家庭的父母之間。
 
這種源自於原生家庭關係的糾結心情,其實很渴望被伴侶理解,只是大多未經覺察,也就難以適切表達出來。
 
 
【療心練習與叮嚀】
 
•  婚姻/親密關係裡的「原生家庭」議題覺察練習
 
在婚姻裡出現的衝突,如果能經過覺察以辨別其源頭,就不難發現有很多是源自於原生家庭的成長經驗。覺察之後,可幫助自己了解這些成長經驗如何影響婚姻關係,而不致相互污染;甚至可以邀請伴侶一起討論如何協助自己。
 
練習步驟:
 
一、列出近期與伴侶間的衝突情境,以及在衝突中的常見對話與感受。
 
二、回想自己在原生家庭裡常出現的衝突對話與負向感受。
 
三、檢核上述兩者之間的相似性。
 
四、與伴侶分享,並明確表達期待對方可以怎麼協助自己。
 
練習例隅:
 
一、近期與伴侶常出現的情境與對話內容:
 
最近太太常叨念我各種大小事,我雖然知道有些只是出於好意提醒,但還是忍不住不耐煩地回應:「妳到底要念幾次?可不可以不要再嘮叨了?」以至於開啟戰火。
 
二、原生家庭裡常出現的衝突與負向感受:
 
我有個很會叨念的父親,感覺對我很沒信心,怕我會沒注意到細節或太粗心。這一點總讓我感到厭煩,所以時常與父親產生衝突。
 
三、兩者間的相似性:
 
當太太對我叨念時,容易喚起我心裡對父親厭煩的感覺,並解讀為對我的「不信任」,導致遷怒太太。
 
四、覺察到自己的情緒來源後,我坦誠地與太太分享這一段原生家庭的成長經驗,並請她只要提醒一次,毋須反覆提醒,我也確信會留意並完成該做的事。



(本文摘自《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一書)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陳鴻彬心理師

陳鴻彬心理師

我是小彬老師,是一名諮商心理師 / 資深輔導教師,從事諮商輔導工作近20年,對於與「家庭/伴侶」一起工作,有無可救藥的熱情。並且堅信:好的教養,是孩子一輩子的養分;父母幼時的傷痛若經療癒,是孩子的福份。

著有:《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

《合作邀約,請來信:jade3952@gmail.com

《專長領域》
演 講:親職教育、親子桌遊、生涯規劃、生命教育、多元天賦...等
工作坊:父母/親職效能工作坊、攝影工作坊、青少年攝影治療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