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可餵母乳,我離開世界日報

作者:曾小貓

瀏覽人次:9402016/01/22

這個星期四,我再度應邀去洛杉磯母乳協會座談,講一個職場媽媽為了爭取哺乳權,和公司對抗的故事。

成為母親,真的會改變一個女人對世界的看法。記者曾小貓非常熱愛新聞工作,懷胎七月時還出差美墨邊境採訪,挺著大肚子爬那蛇頭挖的偷渡地道;推進產房前兩小時,還打了「生前」最後一篇稿子。在有小小豬之前,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自己會為了遠離母乳不親善的環境,而離開原以為會工作一輩子的世界日報。
 
但是,小小豬六個月大的時候,我離開了報社。
 
離職的直接原因,是因為號稱北美第一大華文報紙的世界日報,刊出一篇對哺乳媽媽充滿惡意的所謂報導。該文以「辣媽狂晒限制級哺乳照,囧爆華人」為標題,引述一群身份不清、是否屬實都難以查證的匿名者說法,以「限制級」形容哺乳照片,指稱哺乳照片令人「不適」、「噁心」,全文觀點偏頗,用字低俗,我不想用「歧視」這個詞,但不得不詫異這樣明顯侮辱特定族群的文字,竟然會出現在自詡正派辦報的聯合報系世界日報版面上。

好吧,必須承認,報社對於哺乳媽媽一直不是很友善。報社沒有哺乳室,我產假結束恢復上班以後,先是在廁所集乳,後來經善心同事幫忙躲在佈滿蜘蛛絲的倉庫集乳,雖然不盡理想,但我已經很感激了。集乳後在廚房清洗集乳器,卻有少數同事口出惡言,說什麼「不要在辦公室洗內褲」。
 
這些,都可以解釋為少數人的心態偏差、言行失當,但堂堂報社,竟以地方版二版頭條刊出攻擊哺乳媽媽的文字,引起很多讀者抗議,我真的很難替報社找到拒絕檢討的藉口。
 
廣徵新聞界前輩和眾哺乳媽媽友人的意見後,我確定不是自己反應過度,大着膽子向長官建言。
 
社長在百忙中抽空和我談了三小時,我很感激,可惜他老人家始終不明白支持母乳哺育的重要性,對話無法達成共識,我覺得非常失望。
 
之後我帶著小小豬參加了本地媽媽的哺乳聚會,向諮商師談起此一困境,才知道,原來聯邦勞工法規定員工超過50人的公司就必須設哺乳室、加州勞工法更規定州內所有公司不論規模大小都必須提供哺乳媽媽合理空間以供集乳,報社長期以來讓媽媽們在廁所、倉庫集乳的做法,同時違反了聯邦勞工部和加州勞工局法令。
 
原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應該享有哪些權益。縱容作惡,就是助長犯罪。報社長期不重視哺乳媽媽權益,同仁對哺乳媽媽惡言相向,最後終於有那樣離譜的報導出現,憤怒讀者寫信來抗議,報社高層仍不處理。
 
追根究底,我也是幫兇,如果產假一結束小貓就向據法報社力爭哺乳室,如果同事騷擾時小貓態度強硬些向人事室申訴,也許就不會助長報社這種歧視哺乳媽媽氣氛,也就不會有那樣的報導出現。
 
在推廣母乳哺育的今天,我們會以為哺乳媽媽的權益會受到保護,事實上卻不是這樣。我們真的都需要被教育。那些天我在報社一直被騷擾,非常煩心,因為壓力,一天50盎司的出奶量瞬間掉到剩下20盎司。最後,我遞出了一封給報社的情書,也是分手信。
 
各位親愛的長官,

小貓自到職以來,蒙各位長官愛護提攜,不勝感激。但因下述理由,擬請辭職,恭請各位長官成全。

本報10月21日刊出〈辣媽狂晒限制級哺乳照 囧番華人〉一文,充滿對哺乳婦女的偏見與敵意。身為報社記者,我為本報竟然刊出如此偏頗的報導感到詫異;身為哺乳媽媽,我為媒體以公器向大眾散佈歧視哺乳婦女的言論而心痛;身為報社員工,我深深感到這個工作環境對母乳媽媽的不親善。

在這篇報導刊出以前,小貓就深感新聞室裡瀰漫對哺乳婦女不友善氣氛。自小犬四月呱呱墜地以來,產假期間小貓一直親喂母乳,八月份恢復上班後,在部分熱心同仁協助下,小貓得以借用三樓倉庫擠乳用,非常感激。但擠乳完畢到廚房清洗集乳器材,竟有同仁苛詞以待,甚至有「不要在辦公室洗內褲」等充滿偏見的語言出現。

小貓自到職以來,從一開始長期與外子分隔兩地,到如今每天通勤五小時上下班不以為苦,為了這份工作所產生的支出,超過做這份工作所得到的收入,能堅持至今,實為學生時代受王惕吾獎學金培養、第一份工作聯合報系出身的小貓對報社有深厚情感,且對新聞工作有高度熱忱。

但辦公室裡對哺乳婦女不友善的氣氛,加上報社以大篇幅處理對哺乳婦女不友善報導,真的傷害了小貓對報社的感情,使小貓唯一繼續為報社殫精竭慮的原因,不復存在。

以上,小貓請准辭職,11月8日生效。因年假連同補休還有八天未休,擬自10月28日起休假。11月2日因有已約妥採訪,仍會發稿。同時,小貓深信,看到對哺乳婦女不友善的偏頗報導而心痛者絕不止小貓一人,誠懇建議報社長官思考哺乳婦女的權益,或許刊登一些母乳親善的平衡報導,以慰讀者。

最後,敬祝各位長官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報社社運昌隆,發行量蒸蒸日上。

職 曾小貓 敬呈

X 採訪主任 XX
X 總編輯 X
X 社長 XX
副本
人事室 X 經理 XX

說來諷刺,就在小小豬出生前一個月,我在新聞界服務滿十年,還寫了一篇〈為何我堅守新聞崗位〉,對新聞工作許下一生不渝的承諾。我為什麼熱愛新聞工作?因為我相信,世上有弱勢族群並不可悲,可悲的是沒有人為他們發聲;世上有罪惡之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人去揭發罪惡。母嬰族群是我們的未來,是特別需要社會關懷的一個族群,報社卻刊出攻擊這個族群的報導,媒體當然可以有自己的立場,但我無論如何都難以說服自己,待在一個和自己立場扞格的媒體,還能繼續心平氣和地去為弱勢發聲,去揭發罪惡。
 
如果沒有小小豬,我應該會在報社做一輩子(除非他們跟小貓以前服務的電視台一樣破產),繼續在國際機場和美墨邊境殺進殺出,寫那些毒品走私和偷渡報導。但是這小小豬真的徹底改變了我職涯的方向,這是我懷孕時始料未及的。
 
小小豬滿六個月那一天,我最後一次踏進報社,收拾細軟,和同事吃一頓餞別飯。席間有人笑稱,曾小貓這就變成曾黑貓了。我倒是不擔心這個問題,就憑我人微言輕,就算是最小肚雞腸的編輯,大概也懶得管我在部落格上放了什麼厥詞;何況聯合報系的編輯們是很開明的呢。

後來呢?後來啊,曾小貓變成一個在家上班的自由撰稿人媽媽,同時無償為本地的母乳協會寫新聞稿。曾小貓的部落格,從一個青年女記者幼稚但熱血的時事評論格,變成一個中年大媽碎碎念的媽媽經格。離開報社的我,並沒有離開新聞界,持續和多家雜誌社保持合作關係。但最開心的,還是達成餵母乳滿兩年的目標,看著小小豬健康快樂地長大。

延伸閱讀:當你覺得餵母乳壓力好大的時候

*本文出自【多聞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曾小貓

曾小貓

旅美記者,專長醫療及文教新聞。曾任職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洛杉磯第十八頻道;現為獨立記者,作品常見台灣《親子天下》及美國Baby Center等刊物。公餘熱心婦幼人權運動,曾獲頒美國國家母乳委員會青年領袖獎。
著有《美國讀寫教育改革教我們的六件事》等書。
部落格(英文):I'd rather be breastfee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