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光環的失落」,看見菁英教育下的隱性犧牲者

瀏覽人次:4762016/01/05

「他們,帶著光環來到這裡,卻發現這裡的光環不再屬於自己。他們,該如何面對自己的失落?還是其實,真正最困難的,是面對父母的失落?」
 
這是近幾個月來我到許多以升學為主的高中校園進行親職講座時、與家長分享的一段文字。
 
在高中校園從事青少年輔導工作以來,我看見我們追逐菁英教育的路程,沿途丟棄的兩群犧牲者。
 
第一個被丟棄的族群,是國小、國中即呈現「學科學習能力較弱與課業成就表現不佳的孩子」。這一群孩子,我稱他們叫做「菁英教育下的顯性犧牲者」。
 
第二個族群,是跟著主流價值來到競爭更加激烈的高中校園、才驚覺自己課業跟不上或是根本來錯地方的孩子,加上適性轉學的管道並不暢通,以及家長的不允許,導致無處可逃。他們,被光環壓得喘不過氣來,成了「菁英教育下的隱性犧牲者」

 
當孩子頭上的光環不再,他們該怎麼辦?
 
明星高中的那一身制服,總招來許多羨慕的眼光。
 
然而,在這一身制服之下的軀體與靈魂,為了撐起這套颯爽服裝所需對抗的壓力,卻常被忽略。
 
在我們的教育裡,總教導孩子要突出、要優秀、要卓越,卻從來不曾教過他們:「孩子,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像過去一樣站在金字塔頂端,你該怎麼面對自己的失落與難過?」
 
但現實總是殘酷的!每個孩子都帶著前三名的光環,來到這裡;卻發現,一個班級40個人之中,只有3個人可以繼續保有這樣的光環。但是,沒人跟他們談過這件事;週邊的大人總告訴他們:加油,成績不好,表示需要再加把勁、還有努力的空間。

敏銳的孩子逐漸開始懷疑:怎麼我周遭的大人,感覺比我自己更害怕面對課業的失敗?
 
很多孩子甚至會很坦承地告訴輔導老師:「不敢認真唸書,是因為害怕萬一努力唸了,殘忍地發現自己唸不來,我該怎麼面對自己?面對父母的期待?」於是,永遠留一手,也就永遠有藉口告訴自己:我只是不想唸而已,而不是唸不來。


究竟是誰比較害怕失敗?
 
他們感受到的是:原來,「失敗」是這麼恐怖的一件事情!恐怖到連大人都不願提起。因此他們恐懼、害怕、擔憂,連想都不敢想這件事。等到遇到了,很多孩子只能逃避到社團裡、逃避到遊戲的世界裡,繼續在這些地方追尋成就感。
 
很多父母問:為什麼是社團?為什麼是遊戲世界?
 
因為,在這些地方,只要他願意付出時間去交換,就看得到成果、就能繼續享有光環,也能持續保有「我想、我努力,我就可以得到」的自控感。而自控感,是一個人賴以維生的價值感來源。
 
所以,當我們訴說著:「孩子沈迷社團、沈迷遊戲,都不唸書,該怎麼辦?」也許真正該想的是:沈迷社團與遊戲,究竟是「因」,還是「果」? 而這個狀況,又是怎麼演變來的?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陳鴻彬心理師

陳鴻彬心理師

我是小彬老師,是一名諮商心理師 / 資深輔導教師,從事諮商輔導工作近20年,對於與「家庭/伴侶」一起工作,有無可救藥的熱情。並且堅信:好的教養,是孩子一輩子的養分;父母幼時的傷痛若經療癒,是孩子的福份。

著有:《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

《合作邀約,請來信:jade3952@gmail.com

《專長領域》
演 講:親職教育、親子桌遊、生涯規劃、生命教育、多元天賦...等
工作坊:父母/親職效能工作坊、攝影工作坊、青少年攝影治療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