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教室日誌」不只是「教室日誌」,我們還看見了什麼?

瀏覽人次:95,0032015/11/09



當我還在恣意享受、還沒來得及欣賞完「躍然紙上的筆記人生,有父母相挺」裡的那個孩子所手繪的新作品:「出師表」,教學組長就捧來了一份「教室日誌」,要我一定要仔細瞧瞧。


(手繪筆記的孩子,所繪製的「出師表」)







教室日誌,這個中、小學教師再熟悉不過的本子,主要是用來掌握各班教學進度與課堂狀況,每節課老師都得簽名,否則會被學藝股長追著跑。

然而,這麼重要的一本小冊子,對老師們來說,大多時候「行禮如儀」,下課前簽名畫押、完成;因為實在是太單調,很難有什麼亮點。頂多是瞄一下「教學內容」的欄位、確認學藝股長有沒有把該節的教學進度寫對。

直到,我看見了這一本令人驚豔,且樂意一邊簽名、一邊欣賞、又忍不住發笑的教室日誌。












【繪畫,是生命中重要的樂趣來源】

這孩子的繪畫學習路徑與手繪筆記的那位孩子相仿:同樣從國小開始學畫畫,並且都有家長的支持。學習畫畫的過程,也曾中斷、沈澱一段時間,明確思考繪畫對自己的意義、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之後,才又重新拾起畫筆;而非盲目地悶著頭學習。


當我與他聊起「是什麼動力讓你開始想學繪畫?」,他很不好意思地回答我「因為想把自己喜歡的卡通人物畫得像一點,所以後來去學了素描,沒想到越畫越起勁。」


「直到上了高中,我自己希望多嘗試些素描以外的畫法、也希望多些創作,而非只是臨摹,才停止上素描課。」他說。


在這兩個孩子身上,最珍貴之處在於:繪畫從來就不是「任務」或「工作」,而是源源不絕的學習樂趣來源!並且,都很早就在父母的支持探索下,發現了自己的天賦!


這對大多數高度焦慮於課業成績的台灣父母而言,極不容易。

















【當「成績好」成為一個遙不可及的選項,至少他們還有可以擁抱的價值】

分享手繪筆記的文章以來,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那個孩子成績好不好?」,這兩個孩子同樣也經常被問。

記得有一次,有個很要好的朋友,除了問我上述問題之外,還好奇地問我:老師可以如何增加嗅覺的敏銳度,並得以發掘各式各樣、具有多元才能的學生?

我覺得這問題很有意思,便與他討論了起來。

我:「你學生時期成績如何?」

友:(嘴角微微上揚)「從小到大,甚至研究所、教甄考試,一路上都還滿順利、滿不錯的!」

我:「那你體會過『成績想好,努力唸書但好不起來的心情』嗎?」

朋友思考了一下,搖搖頭。

我:「如果成績可以好,不會有人願意選擇成績差。」

好成績」對許多孩子而言,並非是一個「我要、我努力,就可以得到」的選項。這一點,大概是許多「學霸族」難以理解的事。

而對一個「無論高中或大學階段、成績都曾經崩盤過,並因此陷落長時間低潮」的老師來說,每每見到孩子擁有繪畫、藝術或課業以外的天份或長才,我總感到欣慰,且樂於給予高度肯定與支持:因為,即使有一天,學業成就背棄了他們,他們還有可以擁抱的價值!

但,如果一個孩子的自我價值感,完全奠基在學業成就之上,那成績沒了,也就什麼都沒了!成績不好的人,在校園裡,光要求生存,就已經夠辛苦了!

身為一個老師,自己的年少歲月裡曾經在學海裡辛苦、掙扎過、也幸運存活了下來,更深刻體會其難能可貴。

「一個瀕臨溺斃的人,只要有一塊浮木,就有機會生存。而多元天賦,就是在他們溺斃於學業之海前,最後的浮木。」面對朋友的問題,我如是說。

----------

延伸閱讀:

足以撐住生命重量的事物,總在我們的天賦

躍然紙上的筆記人生,有父母相挺




*本篇文章由【諮商椅上的教養】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陳鴻彬心理師

陳鴻彬心理師

我是小彬老師,是一名諮商心理師 / 資深輔導教師,從事諮商輔導工作近20年,對於與「家庭/伴侶」一起工作,有無可救藥的熱情。並且堅信:好的教養,是孩子一輩子的養分;父母幼時的傷痛若經療癒,是孩子的福份。

著有:《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

《合作邀約,請來信:jade3952@gmail.com

《專長領域》
演 講:親職教育、親子桌遊、生涯規劃、生命教育、多元天賦...等
工作坊:父母/親職效能工作坊、攝影工作坊、青少年攝影治療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