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以撐住生命重量的事物,總在我們的天賦

瀏覽人次:3,1602015/04/27

『給高中孩子的一封信』
 
 
每當要跟你們解釋「多元智能量表」測驗結果的那一堂課,我感受到自己總是異常亢奮。因為,我看到你們很多人的眼裡閃爍著光芒;跟你們拿到期中考成績單時的眼神,完全不同。
 
有人是努力過,發現自己不是唸書的料,甚至認為自己根本就不該屬於這個學校。有人則是對課業完全提不起勁,像是戰士上了戰場,卻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
 
我總跟你們說「這份測驗,會還你們公道」,因為有很多期中考、模擬考所考不出來的能力,在這裡可以被看見、獲得平反。而那些能力,往往才是撐住生命重量的力量來源。
 
我用了20年的生命,在履踐這句話。
 
來自偏鄉的我,從國小到國中,師長都對我耳提面命,告訴我「窮鄉小孩唯有讀書,才有機會翻身、才有未來」,而我也一直這麼相信著,所以很「用力」唸書。
 
自以為背負整個村落的期待,離鄉背井進了明星高中,高興不過幾個禮拜,「課業」完全不理會我的苦苦哀求而崩盤,我心裡一直想著:老師說,唯有讀書,才有機會翻身,那現在課業崩盤了,我家豈不是永遠無法翻身、完全沒未來?
 
我嚇壞了!一整個浮現「無顏見江東父老」的畫面,內心的小劇場盡是充斥著既無望又無助的大悲劇。
 
於是陷入了我生命中第一度的憂鬱狀態,差點休學、重考。結果撐住我的,是我的「人際智能」,讓我在人群中意外找到出口,發現自己原來還有課業以外的才能,這樣的才能雖然增加不了成績的分數、卻能提昇「學生組織選舉」的票數,幫我在高中生活裡找到價值感。

高中三年,我體悟到一件事:窮鄉小孩如果僅剩讀書,當恐懼與挫敗來臨,會誤以為是世界末日,哪來的明天過後?
 
大學畢業那一年,家中發生重大變故,我再度陷入生命中的憂鬱階段。這回,撐住我的,是大學期間長出來的「內省智能」,幫我時時敏覺、監控自己的情緒狀態,除了努力自我調整,遇到真的快撐不下去時,也適度向外求援,並透過不斷地內在探索、整理自己,與自己和好。
 
工作之後,你將發現再怎麼懷抱熱情的職業,都難免會有倦怠感。我常跟你們開玩笑說:要澆熄自己對興趣的熱情很簡單,把它變成你每天的工作,然後拼命付出、死命加班,把自己榨乾。
 
雖然這只是一句玩笑話,卻也是職業倦怠的常見主因:不是因為「不愛了」,反倒是因為我們太熱愛、有如燃燒小宇宙般地投入工作,每天不停的給出體力、創意、耐心、時間,又充電不及,以致枯竭。
 
我很熱愛與你們互動、不願放棄任一個,但也因此偶爾會把自己搞到耗竭。一個教育工作者的專業耗竭有多可怕你們知道嗎?想像一下課堂上,老師比學生更不想開口講話;諮商室裡,輔導老師比來求助的學生更低迷。大概就是長那樣了!
 
幸而有一天午夜夢迴,我突然想起還有個「攝影夢」一直未圓。我天真的以為只要有一部相機、一雙眼睛,就可以圓夢,渾然忘記學生時期曾有過的「藝術創傷」,當時讓我只要一拿起畫筆,就恐懼到久久不能自己。但生命就是這麼神奇,攝影透過鏡頭「紀錄生活」的本質,讓我不用拿起曾令我極度恐懼的畫筆創作,加上學心理諮商後,對人的觀察更細膩、人際智能更深化,「捕捉人的各種樣貌」便成了我熱愛的攝影主題。這輩子,我曾一度認為我是個藝術「絕緣體」,現在卻透過很多分享攝影的機會(與分享親子教養、諮商輔導的機會一樣多),反倒成了藝術的「良導體」。
 
攝影重燃了我對夢想的熱情,這股熱情也延燒到我的專業工作、生活,生命彷彿又重新自黑白轉回到有色彩,持續到現在。天賦,在我身上,果真時常上演大驚奇。


親愛的孩子們:可以撐住生命重量的事物,往往在我們的天賦。「天賦的熱情星火,足以燎生命的浩瀚草原,無論它們在哪裡」特別是當你被主流價值(高分、高薪)排拒在外時,它們會是「浮木」與價值感的重要來源。這件事在我的生命裡反覆被驗證,屢試不爽,而且生命越是幽暗、低潮,越顯它們的光亮與珍貴!
 
老師找到自己的天賦了。你們呢?
 
*本篇文章由【諮商椅上的教養】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陳鴻彬心理師

陳鴻彬心理師

我是小彬老師,是一名諮商心理師 / 資深輔導教師,從事諮商輔導工作近20年,對於與「家庭/伴侶」一起工作,有無可救藥的熱情。並且堅信:好的教養,是孩子一輩子的養分;父母幼時的傷痛若經療癒,是孩子的福份。

著有:《鋼索上的家庭:以愛,療癒父母帶來的傷》

《合作邀約,請來信:jade3952@gmail.com

《專長領域》
演 講:親職教育、親子桌遊、生涯規劃、生命教育、多元天賦...等
工作坊:父母/親職效能工作坊、攝影工作坊、青少年攝影治療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