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娘:我們都該學會失去

瀏覽人次:15,3292015/02/12

通常,在大律師接受諮詢的時候,我都是在隨侍在旁,一聲號令之下,影印、茶水、判決立馬奉上,雖然有時覺得大律師的大嗓門實在很煩人(哈!),不過也因為如此,往往能聽到許多動人的故事。
 
一開始,她只是一個晚上排隊諮詢的民眾之一。和一般四、五十歲的中年婦女並無兩樣,臉上逐漸浮出的皺紋即使畫了淡妝依舊無所遁形,但淡定的神情比上其他上門求助的當事人,少了愁雲慘霧,倒多了幾分從容。在坐定會議桌的位置前,還禮貌的跟我淺笑點頭,顯現她良好的教養。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嗎?」這是律師千篇一律的開場白。

「律師,我的兒子被綁架了。」開口第一句話就讓空氣凝結了。本來要趁隙溜去滑手機的我,當然是忍不住豎起了耳朵。
 
「那 ..........妳沒去報警嗎?」說實在,這好像不歸律師管。

「有啊!可是警察都被他們收買了,根本不受理。」當時,我第一個念頭是,這年頭還有這種怪事,綁架案可以不受理,這案件可以上頭條新聞吧!後來轉念一想,來律師事務所諮詢的當事人常常信口開河,跟後來敘述的事實根本不相符,也就見怪不怪了。

在律師的追根究柢之下,她慢慢道出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她是個南部小康家庭成長的一般女孩,長相清麗個性單純的她一畢業就北上進入一家家族企業就職,懵懂的嫁給了剛接手家族事業的小開。由於婆家希望她能學著持家跟盡快為婆家添丁,結婚後她就一直沒再工作,待在婆家當個乖媳婦,沒有什麼社會經驗,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她,在生了一個兒子之後,因為育兒問題跟婆婆時有摩擦。

一開始她也嘗試著和老公溝通,希望老公可以從中調處和婆婆間的嫌隙,但是老公正當在事業上衝刺的關頭,早出晚歸,無從著力,另外也覺得這是娘們間的事,不願涉入,孤立無援的她,像是抓不到浮木的求生者,尋求不到支持。另一方面,初為人母的她,育兒的壓力與勞累,更是在在壓迫著她和婆婆緊繃關係即將斷裂的一條弦上。然後有一天,她開始發現自己有幻聽的現象,甚至漸漸的會因為耗弱的精神,疏忽對小孩的照顧,造成小孩險些發生危險。
 
終於,她認輸了,她向老公提出了離婚,承認她不適應這樣的家庭主婦生活,老公也不囉唆,只要他們家的血脈不被帶走,一紙離婚協議書斬斷了兩個人間的關係。她天真的以為,只要協議書中約定好,他擁有兒子的監護權,她擁有兒子的探視權,他們依舊可以用另外一個方式繼續過家庭生活。
 
沒想到這樣的生活持續不久,就傳出夫家要移民加拿大的消息,兒子跟誰,當然不可能跟她,沒有育兒支援系統,經濟能力又只稱得上能糊口的她,早就為了離婚在離婚協議書上放棄了夫家的財產,無力留下兒子的她,只好放任兒子跟著夫家舉家搬遷。更沒想到夫家搬到了加拿大之後就斷絕了聯絡,她四處打聽未果,有限的社會能力也讓她不知如何求援。

「律師,你可以幫幫我嗎?」她說話的時候眼神比起一開始剛進來時顯得有點渙散。
 
但是,我跟律師有默契的交換了一下眼神,覺得這事有點蹊蹺。依照她所描述的時程,她在二十幾歲生下兒子,兒子又尚年幼就被帶去了加拿大,再用她現在目視的年齡往前推,這起碼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到這時候她還在找兒子?我想起她一開始談到她在離婚前的幻聽症狀,有點懷疑她這個故事的真實性有幾分。她瑣瑣碎碎的說了一大堆,慢慢可以發現她很多邏輯是前後不通的,可是看她的神情除了有些憂慮跟無助,又看不出其他的異樣。甚至最後她又說不出個所以然要律師幫她些什麼。
 
送走她之後,我問大律師說:「她...... 是不是生病了?」大律師輕鬆的回答我說:「她只是寂寞而已。」寂寞?什麼樣的寂寞會有這樣的舉止呢?
 
那天過後沒多久,我們又接到她的電話要找大律師,我聽大律師講了十幾分鐘的電話,大部份的時候都是在傾聽,中間則夾雜了幾句安撫的話。掛上電話後,我問大律師她都說了些什麼?因為通常大律師和當事人講沒兩句話,就會要當事人安排個時間過來面談,當面講比較清楚,因為他一直很不喜歡用電話溝通事情,而且以我們多年來跟各種龍蛇雜處的人打交道的經驗,常常從當事人的眼神、表情及肢體動作,可以猜出當事人是不是在說謊,如果連律師都騙不過,在法庭上肯定要蹦坑。總之,我第一次看到他可以講這麼久的電話,即使跟我在熱戀時,每次我打電話給他聊天,他就會說妳要聊天,我現在騎車過去陪妳聊,不要在電話上聊。不過我也知道,同情不幸的人一直是他個性中溫柔的一部分。
 
後來,陸陸續續,我們會在逢年過節時收到她的賀卡,她甚至也會常常寄些以前和兒子合照的照片給我們,偶爾也會不預期的送來一些小禮物,像是自己醃的鹹豬肉和泡菜。更多的是一些問候及叨絮自己生活瑣事的小訊息,共同的特徵是,常常時序有些紊亂,讓人搞不清楚到底是民國幾年發生的事。

我們漸漸的習慣或是應該說是忽略了她的存在,就像空氣一樣,可能要有一天失去了她的訊息,才會像失去了空氣一樣,注意到她的存在。
 
我後來覺得,或許在我們第一次見到她時,她說的故事有一部分是真的,她的人生中一定是失去了某個她無法接受失去的東西,造成她必須要活在自己編織的世界裏,她才能繼續存活下去。
 
也讓我想到,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所受的教育,教我們進取、努力、分享、寬恕,卻很少有人教我們如何失去,也因此在進入社會後,很多人不知道如何面對失去工作、財產、朋友、愛情或其他親密關係的那一刻,而選擇走向極端的道路。如果在學校教育體制裡,暫且做不到,希望做父母的,除了給孩子良好的教育環境跟經濟之外,也能在成長的過程中陪伴他們面對,當失去生命中某些重要的東西時,如何讓孩子能挺身繼續走下去。
 
喜歡親子天下嚴選文章嗎?立即加入粉絲團→

作者介紹

律師娘講悄悄話

律師娘講悄悄話

從火鍋店老闆娘變身律師事務所所娘,從夜市人生到法庭人生,當律師的老婆有什麼樣的甘苦呢?律師娘偷偷告訴你,婚姻裡你可能不知道的小秘密。

FB社群:《律師娘講悄悄話》。